当前位置:主页 > F生活网 >现场》蕉风‧雨林‧跨境书写:台湾与东南亚文学展 >

现场》蕉风‧雨林‧跨境书写:台湾与东南亚文学展

   时间: 2020-07-24   来源: F生活网 阅读: 561
现场》蕉风‧雨林‧跨境书写:台湾与东南亚文学展

 

梅雨季后的夏至晴光和煦,我搭着火车一路向南,直奔国立台湾文学馆。这天我有个任务,要将眼前所见的景象拍下来,把照片寄给「灿烂时光东南亚书店」的笔友,因为他们的作品正在里头展出。

台文馆推出暑期文学特展「蕉风‧雨林‧跨境书写:台湾与东南亚」,以文本、乐音、影像,多方呈现台湾与东南亚各国的文学发展,从中梳理彼此紧密连结的关係。


(蔡雅婷摄)

展览分为几大主题:「迁徙与交流」主要呈现历史、战争因素下的人员迁徙,及当代流行娱乐的交互影响。「华文文学在东南亚」展出各国华文文学刊物、发展情况概况。「国境移动进行式」以近20年在台湾的外配、移工的文学书写和影音记录为主,呈现生活面与异国旅行的对话视角。


(吴庭宽摄)

踏进馆内往左手边走,红砖白墙筑成古色古香的拱廊,走进展间,迎面而来是一道竹篓堆砌而成的墙,迁徙时的徬徨困惑,瞬间席捲而来。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〈甜蜜蜜〉,原曲是印尼民谣〈划舢舨船〉(Dayung Sampan);台语流行曲〈小姐请你给我爱〉则来自已故印尼歌手Gombloh的〈蜂蜜与毒药〉(Madu dan Racun)。跨越世代与国境的旋律,早在无形中成为台湾流行乐曲的共同记忆。


(蔡雅婷摄)

由「华文文学在东南亚」走到「国境移动进行式」,这才发现,一直在展场听到的讲话声音并非来自访客,而是出自墙上轮播的影片。那是移民工文学奖得奖者的纪录影片,以及台北市外籍劳工诗文比赛的朗读身影。

2014年第一届移民工文学奖颁奖典礼,正是在这栋典雅古朴的台湾文学馆举办。移民工文学奖是为台湾的东南亚移民、移工创办的写作比赛,邀请他们以自身母语,书写在台湾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,呈现不同视角的文化观察与差异。这也是台湾文学的新风貌。

移民工文学奖开办至今已有4年,移民工的写作身影、得奖作品以及手写稿件,回到台湾文学馆的殿堂内展出,别具一番意义。

展墙旁是台湾国际劳工协会(TIWA)在2008年出版的《凝视驿乡》移工摄影集。同行看展的友人们纷纷谈论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照片:房门上永远插着的钥匙、洗手台上不让移工暂挂衣服的黄色小鸭,这些照片虽不在展墙上,却鲜明地从我们的脑海深处跳出,想必在当事人心中,更留下难以遗忘的生命记忆。


(吴庭宽摄)

一封监狱来的信

「国境移动进行式」展区的部分展品,是由灿烂时光书店提供的。我此行前来的目的,正是为书店笔友拍下这些物件在展场的景象。他们无法亲临现场,因为他们此刻正在台北监狱服刑。

故事要从灿烂时光书店开张的2015年底讲起。当时我们收到一封来自桃园龟山的信件,寄信人是绰号「米其林小胖子」的印尼受刑人,信件由台湾狱友代笔,以中文工整书写。米其林小胖子听到关于灿烂时光书店的报导,鼓起勇气请同学写信,希望我们能将印尼文书借给他看。

灿烂时光透过TIWA的协助,将书本送进去。而后,又接连收到其他印尼受刑人的来信,为着同样的理由──他们在日日倒数枯燥孤寂的囹圄岁月中,渴望能有母语书籍,慰藉漂泊失落的心灵。

其中一位笔友,我称呼他为「诗人迪迪」,在所有通信的受刑人当中,他的印尼文字迹最为优美,性格也最稳重。

在某次收到来信时,我发现字迹出现变化,原本代笔人行云流水的中文笔触,突然变成小学生习字般,一笔一划中有着生涩。我化身柯南,前前后后仔细对照往来书信,确认信中的诗作〈我的好朋友Sahabat Baikku〉,中印对照的文字全都出自迪迪之手。他不仅透过阅读母语刊物,也藉由诗文创作,找到静心等待归期的方式,在文字中寄託寂寞与想念。


诗人迪迪的作品(灿烂时光书店提供)

铁窗下,笔尖上的自由

另一位展出作品的笔友是画家达坦,他在北监砂画班工作,负责製作订製的砂画跟素描。这砂画可不像我们小时候在公园玩一幅50元那样简单,得自行构图、上胶、调和砂子的颜色,若不小心打个喷嚏或呼了口大气,就会风飞沙了哩!

砂画上砂时必须调节呼吸,因为任何一丝气流都可能影响到作品成败,所以工作时连窗户、电扇都不能开,暑热中可以想见必然大汗淋漓。信中他们甚至打趣说:「一走出去,不知道的人可能以为这个人为什幺尿裤子了呢!」可想而知在这炎炎夏日,有多幺像烤箱了。


灿烂时光书店负责人张正手持达坦致赠的画作。(灿烂时光提供)

达坦送来的第一幅画作是书店负责人张正的照片,素描画栩栩如生,笔触相当轻柔精细,彷彿轻轻一吹,碳粉就会随风而起。画作摆在书店里,几乎每个客人都以为那只是一张黑白照。

经年累月磨练出细緻如砂的素描画风,总让人觉得少了创作上的新颖。我开始试图在信中鼓励达坦创作,以家乡记忆、囚禁自由等等为题,希望他撇开照着图片作画的旧习,勇敢创作。这些提议三番两次遭到婉拒,我决定暂停自以为鼓励、实则强人所难的举动。

未料没过多久,突然收到一个大信封,里头装着达坦的创作素描──理着平头的男子独坐铁窗下作画。囚禁与创作有着同样孤独的本质,但至少在监狱里,某个程度来说,创作是自由的。


达坦的素描作品。(灿烂时光书店提供)

提笔书写诗文,让迪迪有着不同于其他受刑笔友的文人气息,而砂画班的达坦,亦在习画过程中多了静思沈稳,少了浮躁不安。

这两位诗人跟画家,因为同一件海上喋血案而入狱,无边无际的蓝天大海,对渔工而言不是浪迹天涯,更不是浪漫,而是另一座与外界断了联繫的牢笼。从海牢到铁牢,归期遥遥无期。他们是犯了错,理当受到刑罚。但是什幺环境让他们起了冲突、什幺原因致使他们走上一条不归路?

宜兰监狱担任管理员的林文蔚在《狱卒不画会死》一书中说:「当他们真正得到疗癒时,被他们伤害、杀害的人,也会得到疗癒与安息。」我相信罪犯的矫正,绝对不只是把他们关进大牢里那幺简单。展品背后的故事来不及细述,透过信纸画作上的一笔一划一字一句,将思念与盼望编织其中。

台文馆外一排凤凰花树正盛,揭示暑假正式到来。若你有机会到台南走走,不妨来台文馆参观特展,走进蕉风雨林,感受与你情感贴近的共鸣。

 


【展览资讯】:

「蕉风‧雨林‧跨境书写:台湾与东南亚」文学展

地点:国立台湾文学馆展览室B(700台南市中西区中正路1号)
日期:即日起至10月8日止
时间:星期二至星期日,09:00~18:00(星期一休馆)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猜你喜欢...
相关信息
图文欣赏
精彩推荐 
搞笑百态 
精彩文章

申博太阳城_申博游戏客户端|讲述自己的故事|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拉斯维加斯官3499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最新九州彩票新版本